当前位置:首页 > 离婚知识 > 离婚知识 > 正文

颜某与蒋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作者: 时间:2019-12-31 11:30:23

 近日就当事人向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的一些关于上海离婚律师咨询、上海离婚律师费用以及上海离婚诉讼等问题向婚姻律师咨询,现提供以下一篇案例供阅读参考,以便解决在找离婚律师或因离婚诉讼中不可避免地涉及房产问题、抚养权等问题,诸如向上海房产律师及上海婚姻律师咨询时的一些问题,望有所裨益。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颜某,女,汉族,户籍地上海市杨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被告:蒋某,男,汉族,户籍地上海市杨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

原告颜某与被告蒋某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1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颜某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被告蒋某及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离婚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颜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判令原告与被告离婚。事实和理由:原、被告于2002年自行相识,自由恋爱,于20041026日登记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婚前感情基础薄弱,婚后原、被告与被告母亲共同生活,住在锦州湾路XXXXXX号,被告不务正业,对原告也不照顾,没有尽到夫妻之间相互扶持的义务,而且被告在外面与别的女人有不正当关系,违反了忠诚义务。为了维持开销和毒品供应,被告多次贩毒,200818日被告因贩毒及非法持有毒品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判决有期徒刑16年,双方已分居多年,且被告服刑期间双方也无联系。原告身体一直不好,被告母亲对原告不管不问,并多次刁难原告,让原告搬走,后原告在动迁前搬出去居住,且原告婚后才得知被告母亲也有涉毒的前科,这样的家庭没有亲情可言,亦无共同生活的氛围。现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无和好的可能,故坚持要求离婚。

被告蒋某辩称:被告服刑时间较长,这么多年双方感情确已淡薄,没有必要拖累原告,同意离婚,被告对婚姻是无所谓的,但是被告母亲叫被告不要同意离婚,因为被告母亲身体不好,被告不想惹母亲生气,而且被告现在刑期也不是很长了,所以还是等被告出来再解决。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于2002年自行相识、自由恋爱,于20041026日登记结婚,婚后未共同生育子女。2007711日,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十个月(刑期自2007517日起至2015316日止),罚金人民币一万六千元,缴获的毒品予以没收。200818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连同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对被告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的有期徒刑七年十个月,罚金人民币一万六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罚金人民币三万六千元(刑期自2007517日起至2023516日止)。原告曾于2013118日向本院起诉要求离婚,2014311日本院判决原告要求与被告离婚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20141028日,原告又起诉要求离婚,后撤诉。现原告再次诉至本院,作如上诉请。审理中,因双方对离婚问题各执己见,致调解不成。

本院认为,婚姻关系的维系应以夫妻感情为基础。原、被告虽系自主婚姻,婚初夫妻感情尚可,但婚后被告的犯罪行为显然严重伤害了夫妻感情,被告因贩毒及非法持有毒品被判刑,鉴于被告的刑期较长,夫妻分居至今已长达12年,且被告刑期尚未届满,原、被告之间实际已长期无法履行夫妻义务,被告在监狱服刑的客观事实也致使夫妻感情无法维系,故本院依法认定夫妻感情已经破裂,对原告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应予准许。被告一方面表示同意离婚,一方面又称考虑到其母亲的意见,要求等出狱之后再行解决,但被告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理应对婚姻问题有自己的主见,且婚姻的缔结与解除亦是夫妻二人的个人抉择,故被告仅以其母亲的意见要求出狱之后再解决婚姻问题,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准许原告颜某与被告蒋某离婚。

本案受理费200元,由原告颜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拨打电话